韩伋川佐伊彻

悟以往之不谏,知来着之可追

特别害怕,我会和我爸一样,成为那种想法很多实际行动却不行,什么事情都是一时兴起无法坚持的人。不知道自己有什么长处,也不知道自己以后能做什么。。。说着做自己就好,但是感觉自己都不认识自己,又从何“做自己”呢。。。
深陷在自我否定的漩涡里不可自拔。。。
对于短视且眼高手低的人,可能让AI来帮判断现状选择做什么最为方便吧,,,填补了性格的缺陷,轻松的得到成功什么的。。。但是如果能这样,努力还有什么意义呢?如果每个人都可以这样,又会组成怎样的社会呢?
现在科技发展的影响下的社会发展令人着迷

反映一些人升上大学之后的迷茫算是一个主题吗。。。
但是对于这样的现状我又能提出怎样具有建设性的建议呢
又怎样在一个科幻的...

again

想抑制的情绪在姨妈期面前全面爆发,,,放假最后一晚还是憋不住大吵了一架
我爸真是个又可怜又可恨又可气的人啊
妈妈的话一句句浮现,一句句得到应证
不知道任由情绪爆发会有怎样的后果,不知道孤身一人的他在我看不到的几个月里又会做些什么,会怎么想
“都是我的错”,,,认错之所以干脆,是因为没打算改变吧,和初中的我一样
“我就是一个平庸的人”,,,那你为什么要娶公主一样的我妈,又不愿努力做一个配得上她的人,还要她一再降低标准来迎合你们
“几十年来嘴都磨破了”,,,我只能说,我妈的坚持难能可贵,才有我的今天
“我租的房子我妈为什么不能去”“我的房子我为什么不能去”,,,如果一个家里每个人都不打招呼为所欲为,那还成什么样...

从脚腕到手腕到脖子到肱三头肌到手背
很强,很强,

突然日记

        超困但还是想写点什么
        临考试了还看了一下午一晚上的社团会长手册。。。突然觉得接手排协这一年来真的都太不走心了,很多地方稍加注意就能做得很好,到头来却一事无成。实在不想丢个烂摊子给下一届,还是临时抱佛脚把能弥补的弥补一下吧。。。看线代看不下去,舍友都在看电动,而我连目录都还没仔细看过。。。这学期虽说没有上学期浪,但也没有真的在学习上投入足够的时间精力。烦躁的不行,跑出去和玥玥聊了半天协会和院队的种种。原来每个队都有每个队的苦恼,...

嗯,哪个女的每个月不发几天神经
颓废的自己想掐死自己
但是好像很麻烦的样子那还是接着颓废吧
↑就这样过完了三天假期
马上比赛了
马上考试了

分离之后才知道珍惜,拜拜说出去一天之后才意识到下一次见面是要小半年之后了。妈妈临走前的下午我却在为新买的电脑用不惯而发脾气,没能多看看她,多说几句话。。。
一个人的家里空落落的,突然好寂寞,电视频道一个个翻却没能看进脑子。想起之前妈妈的一句句嘱咐,当时只是嗯嗯的应着没放心上,真正自己做起事情来才知道一句句都是那么重要,从没意识到“对自己负责”原来意味着这么多这么琐碎的每一件事。
不敢去想母亲终有一天会永远离开,想当初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肆意恣睢的享受着母亲的爱。也突然明白了孩子的美妙,有什么比塑造一个生命更奇妙?有什么比得上有人无条件的依赖你更给人成就感?孩子的每一个进步,每一次母亲节或者生日时...

最近小记

和ta在广州浪了5天,心情已不再像当年那般波澜起伏,平平淡淡的5天,很美好,互相叫儿子互相嘲弄互相嫌弃一起嫌弃别人一起逛吃逛吃一起窝在床上看电影233有话就说没话就不说也不用在意沉默,跟ta在一起真的整个人都平静下来了,啊啊啊爱死ta了,朋友的意义上。

还是没能走出和女神学长和解的第一步,给自己更多的时间去思考去感受吧,反正现在也没啥急的。写了稿子又改了半天,分析了半天自己,大概得出了结论,五味杂陈,真的是深入认识自己的一个过程,算是我自己成长中的一步。现阶段的结论是内心的波澜起伏没必要让他知道了,没必要再把他扯进来,大大方方告诉他我已经放下希望能继续当朋友就好。而且其实回想起来我从没有真正...

碎碎念

我都做了些啥啊
失去了一个朋友吗
朋友?都还算不太上?交心朋友??吗?
太依赖他?心理上是有些。。。
实在是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想的
1112两个月过得像在做梦一样
为啥会觉得喜欢他呢
好奇怪
其实什么都没有吧
我喜欢他,长得不错,打球帅,人好,有共同的兴趣爱好?
一开始就是觉得他挺萌的像二次元里的蓝孩纸
但是真正接触之后发现,并不太一样啊
有时候又意外的可靠呢
还是说你身边靠谱的人少了点所以才会觉得他这么特别?
其实根本不了解他吧,他还没让我了解他的内心世界。。。
那喜欢个啥嘞,,,
玛德恋爱真的好tm白痴啊
真的不知道我对于他来说算什么
好奇怪
不懂
为什么要介意自己对他来说算什么呢
其实就只是在衡量自己感情的投入和产出吧
所以他会说,...

又梦到了(微笑脸.jpg)在图书馆偶遇然后装作不认识(微笑脸.jpg)其实真的遇到的话应该也会是这样吧?难过。。。而且在那之后就再没在学校里遇到他,就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之前发生的一切仿佛一场梦。。。

1 / 7

© 韩伋川佐伊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