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伋川佐伊彻

悟以往之不谏,知来着之可追

家庭琐事

我爸今晚来了,距离上周日和他打球后分开已经过了将近一个星期,不得不说他无论是在学业上还是日常娱乐比如打球上给我的帮助比我妈多太多,但是看见他和我妈一见面又开始为爷爷奶奶的养老问题撕逼真的很不爽,也很无力,之前我在会考前夕的那个雨夜大闹腾了一场后,他们都会避免在我面前提起这个问题,但我知道我妈那种三句不离主题的人肯定会各种见缝插针......

这件事上根本没有对错,爷爷奶奶的情况根本不是保姆能应付得了的,爸爸只能亲自上阵24小时不离,说不定他能上感动中国?但是那样的环境确实不适合上高中的我,所以妈妈提出分居也无可厚非......

高考临近,我妈开始考虑我离开家后的安排,搬家是肯定的(现在是租房子的状态),但原来的房子和我奶奶家的房子离得颇远,我爸就不可能常常两头跑了,虽然现在就很少有空过来,以后就更少了吧......想想我妈要一个人住也觉得颇不放心,而且我爸要独自照顾两个不能自理的老人也不是一点点辛苦。

嘛嘛虽然已经决定不参和父母与父母的父母间的爱恨情仇,但是今天父母的小口角还是炸出了我决定埋葬的消极情绪......唉,我能做什么呢,只能努力像那句话说的一样,“让自己成功的速度超过父母老去的速度”吧。

余心甚悲,此等怆然之感于人于己于身于心皆无益,欲葬之,谨以此文以祭之。

 

评论

© 韩伋川佐伊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