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伋川佐伊彻

悟以往之不谏,知来着之可追

TA

说起来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

最初的最初,我从市里的“贵族学校”跳槽到公办示范性高中,刚上高中稚气未退又心气颇高,却因在陌生的环境中正小心着维持着自己不大不小的交际圈。除了一个可以让自己与外界保持联通的八卦家伙,和一个引领我进入二次元、和我一样家里父母有本难念的经的家伙外,没什么交心的朋友,以“英语课代表”和“学习委员”的身份和大多数同学保持着友好而又不亲密的关系。而ta,来自和现在的高中相衔接的初中,班里一大半都是ta的老同学,虽然沉默寡言,但也有熟悉的人陪在身边,从别人口听说中是个挺厉害的存在——乒乓球超厉害,学习用功起来也超厉害。(当时一般般,刚上高中嘛,现在是见识到了,为了学习都不怎么搭理我)但是直到高一下学期的下半个学期之前,我和ta都没有任何交集,一句话都没说过,直到那次换座位抽签……

我拒绝了当时同桌“连任”的请求,坚持参加了风险极大的抽座位(我可以说是因为嫌弃他的体臭吗?),然后很“悲剧”地和ta都分别抽到了班上很讨厌的的人,于是在一个和我们分别都挺熟的人的撮合下,我和ta成了同桌。天意啊天意!!!然后就开始试探性的聊天,发现完全义气相投啊!除了二次元ta没有兴趣外,从性格、喜欢的影视剧类型、崇拜的人物类型……各种方面都太相似了!也许正是因为都是不擅长交新朋友、怕麻烦的类型,我们俩才会同班了一个半学期后才发现彼此吧。然后就欢乐的度过了高一下学期的后半个学期。当时,我们是好朋友。普通的,好朋友。干什么都一起的,好朋友。

到了高二,又是换座位的时节,老师被一帮不满现任同桌的家伙鼓动,禁止绑定同桌,我和ta再一次被卷入抽座位的残酷现实中。ta先抽,29还是31号来着,然后一直没有人抽到ta同桌的号码,然后到了我抽,我看到被折起来的的纸片上显出的半个圆弧,心想很可能是3,于是打赌般激动地抓过来,打开,30!ta同桌!我几乎是欢呼着跑回ta身边的,当时的心情实在是激动得溢于言表。天意啊天意!!!为此我得意了好一阵子。不过当时真的只是为“太棒了还是跟ta同桌而不是抽到了奇怪的人,也不用为和新同桌磨合而伤脑筋”而高兴着。于是又快乐地度过了半个学期。期间我还去了一趟美国,回来之后不知为何笑点暴跌,又跟那个能强力拉低笑点的家伙坐在一起,上课尽傻笑去了,还因此闻名全班。。。还真是无忧无虑啊那时候。下半个学期,也许是在另一帮与现任难分难舍的家伙的强烈要求下,又允许绑定了,于是我们又做了半个学期的同桌。

加起来,我和ta做了一个学期加半个学期的同桌,高中最为轻松自在的时光都有ta在身边真好,不过也许是太过安于现状,又也许是人天天在身边没有多想,在这不长不短的时期中,我把ta当成好朋友,仅仅是“难得的相像的好朋友”。

现实就是那么残酷,在下一个禁止绑定的抽签中,我们分开了,新同桌都是不错的人,没有理由硬要分开,于是我们的同桌时光就此结束。

也许正是因为和新同桌同步率太低吧,我开始无比怀念起和ta朝夕相处的日子了。ta倒是和新同桌玩得不亦乐乎(嘛嘛ta的新同桌本就是特别玩得开的人)。渐渐地,我也忙于学习中,偶尔会抬头望望ta,看看ta一脸傻笑的样子,偶尔去凑凑热闹,维系着“朋友”的关系,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了。

又换了几个同桌,有的勉强相处,有的也成了朋友,但再没有机会和ta抽到一起,ta也结识了新的玩伴,而且还是很玩得开的那种,于是,我渐渐感到,ta从我身边被抢走了。

一开始还以为是小女生般的嫉妒心作祟,嗤笑这样的自己。渐渐意识到,只对ta会这样,别的朋友忙于和他们的别的朋友戏耍而忽略我时我可以轻哼一声转头回去心平气和地写作业,而若是ta和别人嬉笑打闹,我就无法集中,看着ta,又不敢贸然接近,生怕自己过分的占有欲被发现、被嫌弃,就这样默默看着、看着,直到ta身边的人离开,小心翼翼地没事找事地去和ta说话。借着考试的机会,仗着自己排球打得不错,将ta拉进排球的坑中,明知道ta更擅长乒乓球,却任性地拉ta练排球……一天又一天,到了高三接近尾声,距离高考一百来天的时候,到了真正快要分离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这种纠结的情愫,名为喜欢。

冲动之下想过告白,但看着ta努力学习的样子,打消了这个念头。冒失的告白只会影响学习、影响我们的关系。而因为特殊的原因,这种影响不可估量。更何况对方的心意完全不明,目测就只是把我当成比较靠谱的朋友吧。

是放手一搏,顶着决裂的风险在高考后告白,还是将这份感情深埋心底,作为青春可能后悔的回忆?经过各种各种纠结,现在我的心中还没有明了的答案。再怎么也是要等到高考后吧。以我现在的水平而言,可考不上和ta一个水平的大学啊,要好好学习呢,没时间给我春心荡漾啊。

这种很想靠近,又因为各种原因不得不保持距离的感觉,也许到时候会做个了断吧。

评论
热度(1)

© 韩伋川佐伊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