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伋川佐伊彻

悟以往之不谏,知来着之可追

高三狗 over

啊啊都拖到大学报到前夕才滚过来写点什么,我这种低下的行动力真是不可救药。高考前夕实在太累了,考完后又疯的太high,直到现在无聊了才想起还有这回事。嘛嘛就从高考前那一小阵子说起吧。

先说说在学校里,在一天傍晚的自习室里吹着呼呼作响的空调,看着ta吧桌子移到美术教师的大玻璃窗前,把窗帘刷拉地一拉开,西阳一下子照进教室,亮堂堂的,虽然我嘴上抱怨着好晒,但是这种明亮的感觉让人发自肺腑的愉快起来。日子这样一天天的过去,最后一任同桌属于特别欢脱的那种,竟然比我小了一岁多,感觉和她坐在一起天天都有无尽的笑料,不是拿着紫色的小鲸鱼水枪到处乱she,还把坐在前排的D么么收为老婆,像个m一样天天处在调戏后又被调戏中,还拿班上的各种稍有特色的人类编了漫画全班传阅,自封某帮帮主,把自己画的格外帅(总之和阿徹撞发型了,小弟又和岩酱撞发型,简直...)但是本应潇洒的翘着二郎腿的姿势被硬是画成了奇怪的佛之类的在佛教壁画中常见的扭曲姿态,被我吐槽了无数遍还是改不过来...总之和她坐在一起总有数不尽的槽可以给我吐,她也无论我说什么都还是那么zuo(嘛嘛她严重抗议我把她的各种行径称为zuo),啊现在想起来真是快乐。

现在想来高三的日子欢乐成这样还真是异常,反正在这欢乐中,随着高考一天天临近,一种“这样的日子马上就要结束了”的伤感在某个阴天的时刻突然间像病毒一样侵入了我的脑海中,哪怕是在某个阳光灿烂的下午,在球馆里扣出了一个感觉很好的扣杀这种美好的回忆,都因为”那是最后一次在学校球馆打球打得那么开心了呢“这种理由生出感伤。看着周围的同学个个奋力学习、以“马上就熬出头了”来激励自己的样子,总是觉得不是滋味,甚至想着“难道他们就那么舍得这一切,那么奋力的想摆脱吗,包括身边的同学、老师...”总之就在大家都群情激昂地冲刺高考的时候,我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兀自陷入了这样的伤感之中无法自拔,完全振作不起来,想打排球排解一下情绪,却一直无法开心的进行(和一堆又不守规则有没有技术可言的高大男生一起实在是...)虽然有时候聚精会神地看了一阵书感觉很不错,但总是保持不了...一次又一次测试过去,我却一直在低迷的状态中,而且看不进书,本来不扎实的还是不扎实,本来记得的又渐渐忘了...然后在高考前的那个周末,老师一个劲的为“舒缓我们的紧张情绪”而说了一大通安慰的话,结果我这种本来就没什么干劲的人仅存的热情就这么被消磨掉了...然后,高考的时候,呵呵完全处在迟钝状态无法集中,然后,就这么......反正是考出了整个高三最差的水平,怎么说呢,情理之中意料之外吧。

和ta:

备考时没什么可说的,我心不在焉,ta聚精会神,用一个朋友的话说就是“被学习吞噬了”...以下是一些值得纪念的事件吧?

那个家伙把各种书都丢在学校,直到学校清教室了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于是在ta举目无亲的时候我自告奋勇的站出来帮ta搬书,啊啊现在想起ta那见到救星般闪亮亮的眼神还免不了一阵开心。虽然本没准备搬很多的,却因为HTJ那死女人弄得我在教室里一直待到ta吃完晚餐都还没走,于是又阴差阳错的帮ta搬了一批...不过重点是,在ta的书堆中意外的发现了一本诗集,里面尽是些用词奇怪的诗(好吧原谅我没那个鉴赏能力),哪怕看得出严肃的主题,我还是把它当成了笑话书,在ta吃饭的时候声情并茂的朗读了出来,ta没呛死真是个奇迹。好吧我从小学到现在都没那么认真的朗读过东西,嘛虽然憋笑憋到内伤,但是也为一直压抑着的ta提供了小小的发泄吧?

ta的3-4丢了,就借了我的去用,却一直忘了还,于是在考完第一天后,我以拿书的名义陪着ta一路走回了家。在考试之前的那个周末,ta对我说的一句“我好迷茫啊,无论是对将来还是对考试”让我实在放心不下,加上考完感觉很不好(虽然结果这厮成绩还是好的没的说),心想也许这样有人陪在身边能给ta一些安慰吧,当然也包含了一点这样可以在ta的记忆里留下深刻印象的私心啦,总之一路上我们聊着一些轻松的话题,虽然考理综的关口就在眼前,但是这一路上我很快乐。

第二天下午考完英语本应是普天同庆的时候,却偏偏下起暴雨,英语是我唯一信心满满的一科,今年却考的格外简单,我唯一的优势就这样...唉不说了。总之之前和ta约好陪我去考场旁的书市里买排少,这本应是一件多么令人欢欣鼓舞的事情,然而却让场大雨搅了兴致,ta那逗比当然没带伞,于是我们就挤在一把伞下在瓢泼的大雨中等待考场放人,虽然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而且雨声大得贴得这么近都听不清对方在说什么,但是同撑一把伞这种事还是很令人愉悦的...好景不长,我猛然发现竟意外的还带了把伞,于是急切的掏出来递给ta,本是想这样两人都不会被淋着,结果巨大的伞一撑开,我和ta之间就这样硬生生隔出了这么条银河,于是只好沉默着在大雨中一前一后的疾走,啧啧真是讨厌死了。到了书市,两人都又湿又冷,我急急买好书,又向ta推荐了之前在看的秦明的小说(没错我和ta都设那么重口的人类),ta还一本正经的买了本百年孤独(反正是没读下去,前者到时根本停不下来的一下子看完了,还为此哀叹了一番自己的品味越来越不行了...)也没再仔细逛,出来后因为雨也停了,两人也不顺路,就这么拜拜了,啊啊不爽。

到了去学校领招生计划的时候,成绩已经出来,ta来得很晚,而且一来就被高分党们纠缠住了,我也只能继续和别的同学聊天,然后ta就不知哪去了...领完东西,大多数人都散了,我正失落呢,ta猛然间又出现在我面前,还一脸“你还在啊太好了”的璀璨表情(啦啦啦我才没有自作多情),总之我就陪着ta领了复议的表,又坐在石桌前等人,ta在考虑填表,而我在翻手里刚发下的海外留学指南(啊我并没有马上要出国只是了解了解罢了,这本书还又扯出一件事呢),就这样坐在一起,哪怕是干着毫不相干的事,但是有ta在身边,感觉整个人都平静了下来,哪怕一出校门就各奔东西,那种宁静的感觉却不曾淡却。

在之后就放假了!啦啦啦

now,it's family time

好吧虽然现在已经马上要离家,心中难免有些不舍,但是尽管听起来很无情,但是真正让我不舍的是家里的wifi、洗衣机和高清电视等等优质生活条件,总之,让我不舍的是house,而不是family.因为这个family早就变质了,我等待了那么久,终于等到了离开的这一天,没什么好留恋的。加上父亲太过分的不舍和母亲日益严重的乱发脾气都让人想赶快离开。

在考试前的一天夜里,那时奶奶还未去世,父亲还全身心的投入到照料之中对我们这个小家不闻不问,母亲的忍耐渐渐到了极限,每天都不顾我多麽紧张的在备考述说一堆父亲家的不是,也许她也是为了支持我而压力颇大吧,而且退休后一个人在家免不了寂寞难耐胡思乱想,于是我就成了唯一的发泄渠道,一两天,我附和她,三四天,我默默听着...本以为让她说说出来就好,结果她的话却想诅咒一样再也停不下来,附在我身上成了心里一块沉甸甸的石头,就算我爸有天大的不是,就算他那一家人令人难以忍受,就算和他的结合是这辈子最大的失误,但是怎样的母亲才会这样和孩子说这样的话啊,说她是”怨妇“,她更是受了天大的委屈,更加强调夫家是多麽的过分,丈夫是多麽的过分,事情要讲”因果“...那天夜里,她又和来家里“看看”的父亲发生了口角,父亲一如既往拂袖而去,而我睡觉时还是没忍住流泪被她察觉了,坚持拉我起来“把这件事讲清楚”,甚至还说出了“你那高考不是最重要的,我们这个家庭才是最重要的”“无论你多麽想离开,你经济上还是得靠这个家”之类莫名其妙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发言,明明对于我来说高考才是最重要的好吗,反正这个家已经这个鬼样子了还有什么好讲的,我经济上还不能独立所以我就要听从她的一切吗,那这和她一直抨击的我爷爷的行为有什么区别?于是我在黑暗中吼出了“你以为就你一肚子苦水,从小听你倒苦水的我有苦水又往哪倒”“这个家搞成这个样子从小到大最不幸福的是我”“我现在最想做的就是远走高飞把你们这堆破事丢在身后”之类的话,虽然过分了一点,但是我真的是这么想的,我也不后悔说了出来,至少在那之后(高考前)我妈很少再提那些事了,也许她确实意识到了她那个样子给我造成了多大的困扰吧。我妈是竟然还会担心我会成为姑姑那样一走了之的不负责任的自私的人,但是就算我想我也不会那样做啊,我要真有那么自私我还会伤心成那样?倒是越发明显的为了自己养老考虑而不断督促我要早成家、要就近成家、应该去学医什么的她真的能指责我为了追寻自己的梦想而离家甚至保持独身为自私吗。啊啊反正这个事件让我的整个高三末期都蒙上阴霾,家庭这个东西,哪怕物质上不是负担,也能在心理上给人压上重担呢...

啊啊高考前大概就这些了,放假的事再说吧

有朋友问我为什么高考会考成那样,我说不出口,难道我真的要说”我在高考前夕被来自各方面的伤心痛苦击垮了“吗....

评论

© 韩伋川佐伊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