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伋川佐伊彻

悟以往之不谏,知来着之可追

Weird Dreams 01 Dragons' Fight

        那是一个骄阳似火的中午,大学校园里不算中心也不算偏僻的一条普通的水泥路边,本应苍翠清爽的桂花树却反射着金色的阳光,格外刺眼,但是枝叶浓密的树冠还是为行人开辟了一条阴凉的道路。我是这所大学的教师子弟,从小与同伴在校园里玩耍,这天也不例外。 

        三个小孩在烈日下没多久就没力气闹了,挑了个阴凉的地方坐了下来。眼前是长满水葫芦的池塘,绿油油一大片,和头顶上的桂花树一样金光灿灿,熠熠生辉,让人只能虚着眼睛欣赏眼前的景色——湛蓝的天空中勾起一丝丝如纱般的薄云,与绿色的池塘像夹心饼般夹着远处绵延的群山,纯粹又美好。这样静静地坐着,不知过了多久,身边的A突发奇想,问到:“诶,你们看这水葫芦长得密密层层的,它们的根会不会缠绕在一起像织了张网一样,让人能踩上去啊?”这说法若是现在想来定会觉得实在离奇,但当时梦中的那个小小的我和我小小的同伴们却为此经历了一阵努力的思考和一场激烈的争执,依旧得不到大家都信服的结论,最终决定用实践来检验“真理”。然而岸边与池面有一定落差,小小的我们无法站在岸上用手或脚够到池塘,直接跳下去又实在危险,正苦恼着。

        此时太阳已开始西斜,眼前的一切都在不再那么刺眼的夕阳中清晰了不少, 突然B有了新发现——池塘正中央不知何时竟然出现了一朵含苞待放的紫色荷花!只见它越长越高,在一片水葫芦中俨然有鹤立鸡群之势,花朵渐渐绽放,而以它为中心,周围的水葫芦竟如潮水退去般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在南方少见的黄土地。最终,整个池塘都变得光秃秃的,只剩那多荷花在中央兀自盛开。更为离奇的是,只见从盛开的花儿中相继出现两个小东西,它们越长越大,最后竟以不成比例的大小从花上踱步下来,我们这才辨认出那是两头恐龙!一头剑龙,一头梁龙,明明都是食草的,但这俩一落地就跟冤家似的张着没牙的大嘴互相冲撞,互相“撕咬”,大地颤动,吼声震天。

        A吓坏了,早早跑掉,而我和B仗着初生牛犊不怕龙的胆量,冒着被踩成肉酱的风险坐在岸边看得入迷。只见它们虽然越打越凶,却越变越小,我们被战局吸引完全没注意到这一变化,看不清了还下到“地面”上凑近看,直到他们消失——一瞬间,我们回到了岸上,眼前还是原来的池塘,夕阳西下,漫天红霞为远处的群山镀上一层金辉,身后的道路上下了课的大学生们来来往往,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评论

© 韩伋川佐伊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