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伋川佐伊彻

悟以往之不谏,知来着之可追

去死吧假期

        每次放假都如同炼狱,假期一天天临近,我就一步步踏回深渊。大学生活的自由自在只是一个幻影,轻轻一碰就破灭了。像溺水的人挣扎到水面好不容易换了口气,又不可遏止地沉下去。意料之中令父母失望的成绩,目测会不了了之的短期旅行……风暴酝酿的家,只等着我一回去就会将我吞噬。待我苟延残喘的带着一颗落魄的心逃到学校,好不容易收拾好心情,一转眼又与别人落了一大截,怎么也追不上。如果说家是避风港,那么我的避风港正在挂龙卷风,而且经久不散。。。不知道出路在哪里,也不知道这场风暴什么时候会停歇,不知道“回家”这个词什么时候才会带给我温暖。
        父亲确实令人放不下心来,所以才想在几天里了解他的真实想法,然而在母亲眼里这简直天真幼稚可笑,父亲的为人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已暴露无遗,应予以提防。母亲的命令与内心的感受尖锐地对立着,令人不知所措。我成了这场正在走向灭亡的婚姻里博弈双方手里最尖锐的矛和最坚实的盾,两年了,分不出胜负,一下下的伤与痛却是扎扎实实地留在身上,烙在心里。
        没有能力逃避,更没有能力解决,人生里第一次切身体会到无助与彷徨,第一次不受控制的大哭出声。舍友的关怀仿佛去痛片,痛感被麻痹了,可能局部的小炎症也能消除,但是对于根植于心的病灶根本没有任何作用。寒假的争吵仍历历在目,已经记不得花了多少时间来疗伤,正当我整装待发准备进入新学年时,黑云压城城欲摧。。。羡慕那些期待放假的人,他们的家一定非常温暖。

评论

© 韩伋川佐伊彻 | Powered by LOFTER